标王 热搜: 色情  少妇白洁  郑州    傲世九重天  凡人修仙传  设计  大主宰  酱香酒  火影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证券 » 正文

为什么说闲鱼鱼塘正在重建现代商业的“市坊”?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8-03  作者:shunzi  浏览次数:2392
核心提示:笔者在《三个男生的闲鱼江湖》一文中曾如此形容闲鱼当阿里让双十一为代表的消费节日大杀四方,让消费成为一场无意识的狂欢之时,

笔者在《三个男生的闲鱼江湖》一文中曾如此形容闲鱼——当阿里让“双十一”为代表的消费节日大杀四方,让消费成为一场无意识的狂欢之时,这家崇尚消费主义的巨头似乎又在通过另一种方式修正消费主义的悖论。

这个二手商品交易中诞生的兴趣社区,正在成为年轻人寻找新潮生活方式的江湖。在5月20日这个被视作是“情人节”的日子里,阿里又在杭州办了一场闲鱼塘主大会。来到大会的人尽是“斜杠青年”,破产Lo娘、美式复古玩家、模型发烧友等一系列兴趣导向的塘主是这些“斜杠青年”的典型画像。

对阿里而言,它曾经把商业从线下搬到线上,而至今日,它又通过另外一种方式把线上搬到线下,重新构建起了现代商业体系中的“市”和“坊”,也让“超级IP+社群+商业”的模式初见端倪。

闲鱼始末,何为“闲”何为“鱼”

早年间,淘宝上就有淘宝二手板块。2011年,“淘宝跳蚤市场”在PC端独立成频道, 2012年淘宝跳蚤街iOS版客户端上线,这应该算做是闲鱼的最早雏形。闲鱼产品经理阿鬼在知乎一则帖子上透露,淘宝论坛,最活跃的就是二手区。按照阿鬼的说法是,淘宝跳蚤街去掉类目、属性、SKU等只为满足导购的信息,大刀阔斧向着用户出发点冲。

跳蚤街也因此变成一个符合慢生活节奏,交易双方有人情味的平台。再往后走,2013年开发完安卓版后,淘宝跳蚤街更名为淘宝二手。而在2014年,淘宝二手完成品牌升级,成为了今天的闲鱼。

闲鱼,谐音“闲余”,闲置之物,就像挂在墙头的咸鱼一般,无需急切啖食之。相比“淘宝二手”的商业直白,闲鱼却有一丝淡然妥帖的生活韵味。尤其是“闲鱼”二字给人以“闲时无聊在鱼塘垂钓”的趣味。

鱼塘在2014年也因此诞生。鱼塘原来由地理位置划分,将不同的小区、学校等划分为不同的鱼塘。主要是方便了同一个区域的用户进行交易交流。而在后来鱼塘又加入了兴趣标签,按照兴趣区分同样可以构成鱼塘。

一面是以小区等地理位置为核心的地理鱼塘,一面是以兴趣为导向的兴趣与汤,闲鱼鱼塘天然形成的这种划分体系与唐末打破的“坊市制”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坊市制”在汉代初立,主要表现为将住宅区(坊)和交易区(市)严格分开,并用法律和制度对交易的时间和地点进行严加控制。市里交易有着严格的约束,坊内禁止经商。唐代后期,市坊不再限制交易时间。在繁华城市不论白天还是夜晚,集市贸易都相当发达,后期甚至草市也逐渐出现。

从这个角度来看,闲鱼鱼塘通过互联网的方式,用另一种方式呈现了“坊市制”。而且在鱼塘中,也像当年的“坊市”一样,有专人管理。每个鱼塘都有自己的塘主,只不过当年的“坊市制”,管理者来自于官府,在重农抑商的年代,管理的目的是防止交易扩散。而鱼塘塘主的目的是促进交易,塘主既要引导鱼塘活动、还要解答疑问,根据这次塘主大会公布的信息看,平均每年处理塘务1016次,平均每月在线治理23天。

你说它是电商,但它实际是社区

业内很多时候喜欢把闲鱼和转转放在一起进行对比。转转则是脱胎于58赶集的二手交易信息,一直采用电商思维,注重如何帮助用户实现交易、推动二手物品和资源流转。

但事实上,两者表象一致,但实质却是两种事物。闲鱼虽脱胎于阿里,但其却一直极力在淡化电商元素而强调社区,闲鱼希望让一群人在一起交流获得信任之后,通过社区实现情感价值的认同感后,最终实现闲置物品的交流。

本质来看,转转是在重复C2C的交易,而闲鱼实际上是个社区瀂

根据闲鱼的数据来看,闲鱼2亿访问设备中华有高达55.3%用户找到了各自归属的鱼塘,平均每人入塘3.4个。而在鱼塘中,90后占比高达51.7%,他们绝大多数来自一、二线城市。“cos二手”鱼塘人均年龄只有19岁。

在鱼塘里很多时候人们是在“逛”和“玩”,而非“买”。所以你会发现,在越来越多的鱼塘里,主要活动很多时候不仅仅是商品交易,而是线上社交和塘主主导的线下活动。在闲鱼上市场可以看到诸如二战望远镜、显微镜、留声机、胶片相机这样的复古产品的鱼塘。

正如笔者上个月在《三个男生的闲鱼江湖》一文中所介绍的,像闲鱼打字机鱼塘的塘主张涛甚至经常会联合几个鱼塘好友在酒吧组织一场打字机的聚会,或者是通过闲鱼组织过一场寄送明信片的活动——人们可以把自己想对朋友、恋人说的话写下来,由他用打字机写好后邮寄出去。

这种“逛”和“玩”的心态在天猫、京东这样的电商平台上是没办法获得的。就像逛街、逛菜市场一样,“逛”代表了猎奇、放松。人们不一定要买,但是一定要在这种“逛”的过程中取得一些内心的满足感。

“逛”和“玩”的心态过去在淘宝上体现的特别明显。很多年轻人,尤其是女生,其实是有“淘宝情结”的。对于她们而言,淘宝是放松身心的猎奇场所,就像很多人喜欢看新闻、看报纸一样,每天即使不花钱不买商品,他们也需要在这样一个平台上四处刷刷看看,满足内心对新奇事物的渴望。

闲鱼今天大抵也是如此,只是这种“逛”的感觉来的更加强烈,尤其是去掉类目、属性、SKU等只为满足导购的信息,强化鱼塘的属性之后,这是一个社区,而非二手交易平台。

“超级IP+社群+商业”初见端倪

“超级IP+社群+商业”在闲鱼上已然初见端倪。

闲鱼在塘主大会上公布了一个目标——2017年,闲鱼要孵化10万个、有500人活跃的鱼塘,它们将来自各个细分领域,并全面开放“兴趣鱼塘”的注册制度,并投入大量资源,鼓励更多人来到鱼塘成为塘主。

你看完这么多兴趣鱼塘塘主的信息之后就会发现,如此多稀奇古怪的事物会在闲鱼上形成鱼塘,有趣好玩的内容都会形成IP,病毒式爆发之后,会迅速形成购买需求,随着需求的诞生,爆款商品便随之诞生。购买需求也随之便形成流量。这就像你小学时,神奇宝贝热播阶段学校门口的小店就会适时推出皮卡丘玩偶、神奇宝贝纸牌的道理是一样的。

如果把二战望远镜、显微镜、留声机、胶片相机这样的复古产品的鱼塘也当成是小众亚文化的话,闲鱼上诞生的交易可以用吴声的《超级IP:互联网新物种方法论》进行解释:

内容崛起与流量人格化的未来,竞争会越来越表现为成为超级IP的可能性。超级IP的特性会向各种被互联网+降维打击的产业进行扩散和渗透。

在吴声看来,当90、00后的兴趣归属早已如流水崩泻般破碎一地,分散到无数个亚文化社群时,对于年轻人来说,亚文化就代表了文化本身,小众的至爱合并成了大众的流行。“前端流量+后端商业”已不合时宜,“超级IP+社群+商业”模式才是解药。

在今天这个IP横行、亚文化倾覆主流文化,年轻人的购物需求在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时候,闲鱼正在解构正统,成为年轻人喜爱的小而美的社区。闲鱼用一个庞杂的、极大丰富的平台,承载住无数的小而美。

不仅仅是亚文化或者小众文化,事实上在“母婴用品闲置群”这样一个鱼塘我们似乎也看到了更多可能性——一方面转让闲置母婴用品,另一方面分享带娃心得。这样一个鱼塘累计发布闲置商品30万件,似乎正在隐约构建起未来的商业交易的场景。

很难说这会不会是阿里未来核心电商业务的自我革命,闲鱼鱼塘重建“市坊”,这让阿里的电商生意自我解构之后似乎又在通过另一种形式继续聚合。


 
 
声明:本栏目发布信息仅代表稿件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 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
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媒体合作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豫ICP备09039485号-3